野生動物的棲地及道路危機

姓名標示: 林德恩

臺北市立圖書館 終身微學習資訊站第7期

發表日期: 
2017/4/19

臺北市立圖書館 終身微學習資訊站第7期 文圖 林德恩 / 原文連結

福爾摩莎

臺灣的面積不大,卻因得天獨厚的地理位置,加上境內多3000公尺以上的高山,創造了豐富而多變的氣候環境,從熱帶季風、亞熱帶、溫帶到寒帶都能在這島上被輕易見到,加上高達世界平均值2.6倍的2500毫米以上年均降雨量,使得臺灣處處長滿各式森林,森林面積覆蓋率將近6成,是全球平均值的2.3倍、亞太地區的1.7倍。

也因著這些高山峻嶺和茂密森林的庇護,提供了各式差異極大的棲息環境,讓生物得以生存其間。根據中央研究院生物多樣性中心「台灣生物多樣性資訊入口網」的統計,截至2016年4月28日止,已累計登錄哺乳、鳥類、兩生及爬行類1,017種,若將魚類、昆蟲等各式動物全部計入,臺灣已被發現且命名的動物總數至少超過38,841種,全部物種名錄更是高達58,230種,遠遠高過世界平均單位面積的物種數量,更難能可貴的是臺灣的物種特有性比例非常高,部份類群的特有種比例甚至高達65%以上。

道路危機

然而臺灣地狹人稠,有限的平原土地根本無法負荷和提供如此高的人口量使用。為了各式民生與經濟需求,人們不斷往山區開墾,水泥等人工構造物、農田經濟作物逐漸取代原有森林,佔據了生物生存所必需的棲息地,失去了家,野生動物的存活面臨前所未有的威脅,有些物種例如梅花鹿、金龜、水獺等(圖1),因此從臺灣的野外悄悄消失而不復見(野外現有的梅花鹿群是墾丁國家公園於1994年人工復育後所再引入的個體,reintroduction)。

其他有幸存留下來的物種也並非高枕無憂,因為我們為了便利的生活、經濟或旅遊需求,不停的開闢新道路或將原本的鄉間小道拓寬成數十米寬的大型道路,以便容下全臺總量超過2,200萬輛的汽機車,這使得野生動物在覓食、尋找伴侶、渡冬之地或棲身之所,而必需頻繁穿越道路往來破碎不堪的棲地時,變得險像環生、危機四伏,許多野生動物因而命喪輪下(路殺 roadkill),以全長1,100公里的國道高速公路為例,自2009至2016年的7年間,至少紀錄了56,000筆以上的各式動物遭到路殺,其中不乏國人非常關注且瀕臨滅絕邊緣的石虎。


臺灣目前僅金門地區尚可發現,但野外族群總數預估只剩約100隻的水獺,
是受路殺威脅最嚴重的物種,急迫需要關注與改善。

全民科學

只要是生存在陸地上的動物,都有可能遭到路殺,除了石虎之外,又有那些動物、在什麼路段、什麼季節容易發生路殺事件呢?可惜的是全臺總長超過42,000公里的道路,並非都可以像高速公路般得到關注、研究與改善,甚至其中95%以上的道路,在過往根本不曾被關心調查過。為了解此問題嚴重性,特有生物研究保育中心自2012年起透過全民參與的方式,廣邀民眾成為公民科學家(Citizen Scientist),以臉書社團為平臺(路殺社),大量蒐集民眾拍攝紀錄之野生動物路死照片、時間及地點資料,並藉著民眾實際參與的過程,找出環境問題、凝聚共識、形成議題,不但引起相關政府單位的注意,調查成果更成為多項政策重要的依據,例如狂犬病疫情監控、農地用藥毒害調查等(相關資訊請參考「台灣野生動物路死觀察網 https://roadkill.tw」)。

友善道路

歷經5年的推廣、12,000位社員、2700位公民科學家實際參與第一線資料蒐集,紀錄了521種、46,100隻野生動物的不幸死亡事件,包含每每消息曝光就讓人心痛不已,全國總數已不及100隻的水獺15隻(金門地區),穿山甲19隻(臺灣本島)及石虎45隻(苗栗、臺中及南投地區)。雖然目前仍未能踏遍全臺所有道路做經常性調查,但這個成果足以讓研究團隊看出些端倪,且將自2017年起與多個政府單位、學術機構和研究團隊合作,篩選嚴重受威脅的物種,於路殺熱點路段逐步進行各項改善工作,讓臺灣的道路在帶來便利、民生與經濟需求的同時,也可以對行人、對駕駛、對環境和生物都更加友善,減少交通事故的發生,保障你我的生命財產安全,同時為與我們共同生活在這美麗島嶼的野生動物求一分生機,永續臺灣。

雖然全臺各地目前已超過50處設立有各式各樣小心野生動物的警示牌,但常被用路人忽略、視而不見,完全無法達到減緩路殺的成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