專欄與保育文章

專欄 瑭芯 2015.12.21

金山小鶴迷航松山,未來將何去何從? 

疑似過境迷路的松山小鶴原為金山小鶴!為北返展開試飛?未來何去何從受關注。 18日凌晨1點多,網友在「爆料公社」PO文「台北市八德路四段,松山捷運站旁(饒河街旁)出現不明生物,警方束手無策。」事後新北市動保處陳淵泉處長表示,「台北市松山車站的西伯利亞白鶴原來就是金山小鶴!」 3隻國際級「極頻危」保育鳥類近兩年接連來台,小白鶴、丹頂鶴、東方白鸛同時齊聚新北市,台灣人能不珍惜這實屬難得的幸福嗎?尤其小鶴帶來驚奇,也帶動金山清水濕地一帶居民,全村大小對動物的真善友愛,在台灣生態工法基金會輔導下,不噴農藥、除草劑,也把農田的鳥網拆掉,以免誤傷小鶴的友善耕作。學童下課後也主動下田除草,開啟友善農作,善待環境的善思力行,讓人與大自然的關係改善跨出更大一步。 
專欄 瑭芯 2015.12.17

正視人畜共通傳染病-沙門氏菌感染症

沙門氏菌感染症是全球性人畜共通傳染病。美國疾病控制預防中心推估每年有120萬案例,以及每年有400人死於沙門氏菌。現在飼養兩棲爬蟲類當寵物的朋友越來越多,人們對沙門氏菌也許不陌生,但飼主們知道愛寵身上帶有沙門氏菌,鮮有甚至不會表現出生病症狀時,對自己和家人健康上會有甚麼影響嗎?
專欄 瑭芯 2015.12.07

鯨生鯨釋.鯨典(一)鯨、豚、魚傻傻分不清

【本文由 恆春鯨生動物醫院錢興華院長 指導】 全世界鯨豚約80種,台灣曾發現的種類約30種;從台灣鯨種佔全世界鯨種1/3來看,我們更應該重視本島海域鯨豚擱淺救援;認識,了解鯨豚更是首要基礎。鯨魚的食物從小型甲殼類等魚蝦到大型魚類分布廣泛,故被認為是掠食者,奠定維持海洋生態平衡不可或缺的角色。
專欄 瑭芯 2015.12.07

正視人畜共通傳染病-狂犬病的威脅一直存在

2013年7月,台灣在鼬獾身上發現狂犬病本土案例,讓台灣再次成為狂犬病疫區。經過許多單位、學者專家和群眾的努力調查與研究,才驚然發現這個讓人聞之喪膽的可怕疾病,從約200年前起,就一直存在台灣,並未消失過!只是很幸運的變成對人威脅較低的鼬獾型病毒。然而,這不代表病毒不會再次攻擊台灣的人民,如果我們一直對其默然不理,一直任由毛寶貝在山林中行動並與野生動物接觸,難保那天病毒不會因頻繁接觸而突變並再次感染我們,防疫是一刻鬆懈不得的。請記得,每年一定要讓您家的毛寶貝定時接種狂犬病疫苗哦!
專欄 瑭芯 2015.12.07

不鼓勵自行移除!防治斑腿樹蛙「寧可錯殺,也不放過」學者指錯誤觀念

斑腿樹蛙和本土布氏樹蛙體型大小、顏色花紋極為相似,目前僅在部分地區,由專家指導下進行移除,絕大多數外來種斑腿樹蛙族群仍以監控為主。而移除過程,若觀察到其他蛙類數量下降,也會暫緩移除動作,避免因誤殺而加速本土原生種消失,為此也不鼓勵民眾自行移除。「不能為了防治一種蛙而殃及其他物種生態,寧可錯殺,也不放過的觀念是不合理的。」楊懿如說。
專欄 瑭芯 2015.12.03

打死一隻百步蛇之後…學習與環境共存是否也要尊重生命?

百步蛇在台灣原住民族群各有著不同文化和傳承意義與禁忌。而4個月前,(路殺社員 張小安 於2015年7月29日文章)提到,在環島行程規劃偕同親友前往阿力曼森林博物館參訪,終於一圓心願。卻因親眼目睹博物館負責人打著尊重森林所有生物解說,在遊客面前打死保育類百步蛇,強烈感受竟是一場傷心的生態之旅。在臉書發文,引起網友議論並質疑這是「百步蛇禁入的森林博物館」。
專欄 Tsung-Han Liu 2015.12.03

橢圓形翅膀的紡織娘究竟會不會飛呢?

一度被認為臺灣應已消失或瀕危的物種-球翅螽斯 (Hexacentrus fuscipes (Matsumura & Shiraki, 1908)),再次被發現,這隻身為 Hexacentrus (棘腳蟴屬)的成員,腳上較明顯的棘刺是特色之一,但本種還有一個讓人難忘的特色,就是他那癒合在一起的橢圓形翅膀(只有雄蟲才有!雌蟲翅膀與其他螽蟴無異)。
專欄 李璟泓 2015.12.03

記石虎

在一陣悸動的煞車聲後, 你無助的躺在路旁。 天蠍座的紅心啊! 應該是你眼底最後一次映入的星。 黑色的斑紋再也隱藏不了你靈動的身影, 當黎明來臨時,希望你的魂魄已回到咫尺可達的森林。
專欄 瑭芯 2015.12.01

台灣冬季蛇不冬眠,活動力變低呈短暫休眠狀態

秋末漸進冬季時令,恰巧這幾日氣溫明顯下降,一張雨傘節睡在球鞋的照片,在臉書被廣傳並熱烈討論,網友紛紛留言表示「可怕、恐怖、嚇死人了」。還有人說這時候的蛇不是該冬眠了嗎,怎麼還出來嚇人? 「蛇會冬眠」眾所皆知,但台灣冬季真的是蛇類冬眠季節嗎?
文章

野生動物救傷:停、看、聽

無論您的住家是在風光明媚的郊區、淺山、河岸或森林公園旁,甚至是都會區內的玻璃大廈,或是週休假日出外踏青,都會有這樣的機會:遇見受傷的野生動物。也許是車禍造成,也許是中毒或生病,也許是撞上透明几亮的反光玻璃,或者是誤中鳥網、黏鼠板、魚鈎、捕獸鋏,或是颱風天過後遭吹落的幼鳥、失怙的幼獸...等等,仁慈的你一定很希望能伸出援手,幫助這些受難的野生動物,然而在伸手之際,卻又冒出一堆不知該如何是好的問號??是不是呢?! 現在就讓特生中心野生動物急救站的專家們來告訴各位救傷野生動物時,該如何:停、看、聽!!
文章

最容易被路殺的猛禽-領角鴞

「領角鴞」Otus lettia 是目前台灣最容易被路殺的猛禽之一,以路殺社資料庫而言,統計至2015年8月6日止,共有137筆記錄,佔所有猛禽路殺記錄(204筆)的67%。同樣的情形也出現在國道高速公路局的路殺資料庫中,而且有趣的是無論路殺社、高公局或台中市野生動物保育學會的3個資料庫中,領角鴞的路殺現像都有明顯的季節性,6至9月為淡季,10月開始會出現路殺高峰,另外在3至5月間也會有一個路殺高峰,這究竟是為何呢??又為何領角鴞這麼容易被撞呢??這裡面有許多有趣且值得探討的地方,只要能找到正確原因,對於降低其路殺死亡率將非常有助益。在找到正確答案前,就先讓我們一項項來分析和討論吧~
文章

十月輓歌-梭德氏赤蛙的赤色十月

梭德氏赤蛙為了提高存活率和尋找適合的配偶,經過千萬年的演化,牠們採取了集團式的婚禮,在某一特定時間,族群內所有的成蛙集聚一堂,通常每一族群的結婚派對高峰只會持續1週,在這高峰期間的1週內,每天晚上會有高達數百甚至數千的梭德氏赤蛙集體行動(非高峰期仍會出沒,但數量相對少許多),翻山越嶺、跨越馬路到河邊參加盛會。這樣的結婚派對,原本是適應演化後的較佳生存策略,有利族群永續生存,然而如今卻成為其致命的行動,原因無他,因為我們開闢的道路硬是切開其生存之路,而我們所駕駛的車輛則是展開無差別性攻擊,輾過每一隻正興高彩烈準備參加派對的成蛙,就和綠島和墾丁的陸蟹一樣,每一經過的車輛,即使是兩輪的機車,稍一不慎,都將造成梭德氏赤蛙橫屍遍野。